宵夜。

宵夜至凌晨十二点半,十二人的欢聚。
在大排档摆了大圆桌,咋咋呼呼,热闹非常。菜或者烧烤一盘接一盘,碟子层层叠叠。说起小学、初中,现在觉得都已经是那么遥远的事情,无法挽回的纵情时光。
我,猴子,当归,地雷,波仔,蟋蟀。极其难得的一次聚会,从来没有如此人齐,都是这样要好的朋友,是兄弟。而这一次,地雷已经携了他的女友,准备要办一场盛大而轻狂的婚礼。
如若年轻就是这样冲动和不顾一切,那么我仍然选择支持他。未来的路仍然要他自己走,无人能帮,无人能管。
听地雷宠爱地叫他女友“宝宝”,声音温柔。我突然觉得世界大好。
再如何的叛逆,再如何的不堪,再如何的不成熟,仍然无法磨灭这样温存的瞬间。
祝福不变。

宵夜时我坐在猴子旁边。
这个男生,一直一直一直,如此宠爱我,宠爱到无以复加。笑,我多么任性的要求,他都会尽可能的满足我。而我这样心安理得,是不是,太贪婪?
我更愿意把这当做上天给我的小小补偿。让这样一个男生与我不离不弃。
如此耐心的,填补林留下的空洞与绝望。包裹我一切因爱而生的伤痕。
我说要吃早餐,大热天走长长一截路,大清早,他会顶着严重睡眠不足的大脑陪我,然后吃完了再回去补眠。我说要喝雪碧,他会立刻起身去买,虽然桌子上摆着刚刚买回来的冰冻可乐。我调侃他打骂他,无论多么无理取闹,他也绝不发火。我可以在任何一个时刻骚扰他,他会一边替我抱不平一边安慰我哄我开心。
再暧昧也回不到从前。他知道我与他绝无可能再在一起。
可是这又如何呢?我一直是他护在手心的小小宝贝。他是第一个对我说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宠你一辈子”,“要是我三十岁还没结婚而你还没嫁人,我要娶你回家”的男生。
这是蓝颜知己,可遇不可求。
我如此幸运。
我会记得的,有这样一个男生在我身边,放下大男人的脾气和骄傲,温柔似水。

所有人都变了。
当归抽烟+通宵,人瘦得脸颊凹陷。波仔也开始抽烟,姿势娴熟,被我们骂“斯文败类”。地雷更不用说,无良烟民已是多年。
我彻头彻尾的讨厌烟味,可是对他们也无可奈何。一个人烦闷的时候,也许烟草真的很有效果。我只是看着他们,然后默默回头附在猴子耳边,说,你以后不要抽烟,一定不要。猴子说好。
而蟋蟀永远是大哥哥的样子,哪怕心里阴影严重得几乎无可救药,和我一样的情伤。我只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,好起来,哪怕我不能给他任何力量。我身边还有众多安慰,可他只是一个人,那么孤独的坚强着。让人心疼。

昨天道路冷清的凌晨,宵夜党中住在同一片的我们七、八个人散步回家。一日沉淀的热气蒸腾笼罩全身,我却没有烦躁,心中宽慰。
这样的夜,应该是不安全的。可是我身边有他们,可以让我无比放心。
我知道以后的时日,这样一聚会是多么艰难。人总会走得越来越远,聚在一起的欢乐,我们只能紧紧握住一次,再一次,全凭侥幸,感激上苍。

大家已经陆续回来,七月,假期中短暂的一段时光,在这个小小的被海湾隔离市中心的区域。终于可以有人陪我一起呼吸新鲜空气,和我四处走走。
我想我渐渐可以甩掉浮躁和空虚,可以心平气和的过日子。
想尝试着写点什么,握握笔,在本子上一笔一划留下痕迹。日志、书信,或者小说。
是时候了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No title

开开你在用这个博客吗?
About me

十九瞬

Author:十九瞬
昵称开开,小瞬或者小古。
专注:咬文嚼字,指下花开。
觉悟:关于虎。
喜好:闲言碎语。关于alice nine的一切。

本质:同人女。攻控以及持续寻觅绝色极品受。宅。KUSO。
热衷:追捧腹黑吸血鬼美大叔以及蘑菇头机械仔忠犬型眼镜男。强势帝王攻麻见君以及健气阳光受秋仁仔。长发美男魔法师攻样哈威以及别扭又高贵的受样半魔物王子。

懒散之地。雷人免进。囧人勿扰。
极端便是极致。
世界是我的画地为牢。

类别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-LINK-
蜻蜓点水